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手游 » 正文

婚变:脱轨的女人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7:58:55  
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

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段时间非正常的反应,着实让秋野坐卧不安,心生猜疑。

  半个小时之后,关婷婷拎着皮包哼着小曲下了楼。这时一辆黑色的奥迪A8穿过厚重的雨幕,席卷着雨珠子,“刹”地一声停在办公楼前。

  在亭子里小坐的秋野忙站了起来,冒着大雨,往楼前奔去。但当他跑过去时,关婷婷已经上了车,奥迪车甩了甩屁股上的泥水,呼啸着扬长而去。

  秋野忙拦出租车,但10分钟过去了,也不见一辆出租车闪过。越大的城市,出租车越不好拦。尤其是下雨天,出租车生意更是火爆。

  秋野在大雨的冲击下,全身已经浸透,他抹了抹湿漉漉的头发和满是雨珠的脸庞,握紧拳头,然后重重地跺了一脚:关婷婷,咱们走着瞧!

  秋野和关婷婷结婚已经三年,三个月前,他们按揭买了一套60多平米的房子。秋野家在农村,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标准式的农民,每天过着被朝黄土面朝天的生活,他们东凑西借到2万元寄给儿子,加上秋野和婷婷的存款,夫妻二人总算是交了首付。

  没买房子,生活还是比较充裕,但买了房子,每个月按揭之后,日子就有些紧吧了。关婷婷家虽然不在本地,但人家是城里人。她和秋野是大学同学,两人从大二就开始谈恋爱,大学毕业后,关婷婷留在了秋野所在的城市。那时候的关婷婷向往无暇浪漫的爱情,并不看重家庭背景,两人找到工作之后,不到半年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人总是要成熟和变化的,步入婚姻的围城,在职场历练之后,每月拮据的生活费,让关婷婷实在忍受不了。和别的女人相比,她没有名牌衣服、没有高级化妆品,还得省吃俭用,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

  关婷婷以前很看好秋野,但秋野工作三年,还是部门里的一个不眨眼的小职员,这让她非常失望。

  其实多数女人对物质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,女人出轨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秋野闷闷地坐公交回家,心里既痛又恨:怪不得最近和老婆亲密,她总是心不在焉的,原来她真的有了相好的!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关婷婷是个欲望极强的女人,和秋野初结婚那两年,两人总是金戈铁马,夜夜歌舞升平。秋野虽然很强大,但对老婆还是招架不住,好在后来他学会了很多技巧,这才应对自如。男人嘛,就是要在实战中总结经验,然后才能越战越勇!

  不光是晚上的夫妻生活让秋野觉得反常,上一周秋野出差那几天,给老婆打电话,发现她手机一到晚上9点之后就是关机。秋野回来问她怎么回事,关婷婷说那几天加班,每天都很累,回家吃完饭洗个澡就睡了,哪有心思聊天或干别的。

  基于此,秋野请了一周假,密切观察老婆的生活,看她是不是真的有了外遇。回到家里,秋野馏了两个馒头,也懒得炒菜,吃了包榨菜,就瘫软地倒在沙发上。他翻来覆去,心神不宁。他真想当场抓住那两个狗男女,他要把勾引老婆的臭男人撕个稀巴烂。

  秋野越想越恼,他不时地重重地砸墙,嘴里还嘀咕着:关婷婷,你对不起我!你这个贱女人!我非要抓住你出轨不可!夜幕渐渐地覆盖了整个城市的上空,华灯初上,秋野站在窗外,眺望着城市的夜景,心里隐隐作痛:关婷婷,你到底和那臭男人在哪里快活?霓虹灯争先恐后地亮起,此时的秋野觉得这五彩斑斓的光束特别刺眼。

  秋野走进卧室,重重地躺在床上。他眼睛一瞥,意外地发现床头柜边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,打开一看,里面放着两条漂亮的蕾丝镂空底裤。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在秋野记忆里,老婆从没有穿过也不喜欢这种底裤的。秋野非常爱老婆,连她的底裤样式都记得清清楚楚。那这么感的底裤,到底是从哪来的呢?

  是老婆自己买得?还是那个臭男人送得?

  想到这,秋野狠狠地把装底裤的盒子仍在地上,他马上拿起手机,准备给老婆打电话问个明白。电话刚拨通,就挂了。秋野骂道:关婷婷,看来你真的和那臭男人好上了!老子跟你没完!

  他准备再打时,门开了。

  进门的不是别人,正是老婆关婷婷。秋野看看时间,现在是晚上八点多,时间还早,看来老婆只是和奥迪男吃了顿饭而已。毕竟没有过夜,秋野的火气灭了很多。不过,那两条新添的蕾丝镂空底裤,他一定要问个明明白白。

  关婷婷把意尔康皮包挂好,换拖鞋的时候看到老公的皮凉鞋,心里一怔,这才抬起头,秋野冷峻的眼神像把利剑刺透了她的心。

 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关婷婷只觉得心跳加速,哇凉哇凉的。

  “老公,你不是出差吗?今天怎么回来了?”关婷婷强压着那根绷紧的神经,一如往常的灿烂如花。

  秋野瞪了老婆一眼,冷冷地说:“公司临时给我安排了工作,上午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“那你这次回来呆几天呢?”

  “你是不是希望我明天就走?”秋野想早点把今天的事情挑明,他倒想看看,关婷婷攀得这男人到底是什么货色?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关婷婷眨了眨眼,媚笑着拉住秋野的手:“老公,你这是说得什么话?我们自结婚之后,就聚少离多,我当然希望你多呆几天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秋野心里冷笑一声,却不得不自责:老婆说得对啊,结婚三年了,他们真正呆在一起的日子不到一年。他和老婆吃饭聊天的时间都很少,夫妻一旦两地分居,感情难免淡薄。这一点,他觉得确实亏钱老婆不少。

  想到这里,他的火气又减了不少。

  “老公,还没吃饭吧?我去给你做饭!”关婷婷一脸殷勤。关婷婷眨了眨眼,媚笑着拉住秋野的手:“老公,你这是说得什么话?我们自结婚之后,就聚少离多,我当然希望你多呆几天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秋野心里冷笑一声,却不得不自责:老婆说得对啊,结婚三年了,他们真正呆在一起的日子不到一年。他和老婆吃饭聊天的时间都很少,夫妻一旦两地分居,感情难免淡薄。这一点,他觉得确实亏钱老婆不少。

  想到这里,他的火气又减了不少。

  “老公,还没吃饭吧?我去给你做饭!”关婷婷一脸殷勤。“不用了,我已经吃了。你吃了吗?”秋野直视老婆那双漂亮的双眸,他很了解婷婷,婷婷一旦有心事,都写在眼睛里。

  但今天关婷婷外表看上去很镇定,秋野从她的眼睛里读不出慌乱和愧疚。

  “我吃了。”关婷婷说话总是那么掷地有声。

  “和谁吃的呢?”秋野想用迸发的眼神射穿老婆的内心。

  “和同事……”关婷婷说这话有些疑虑,她本想说和朋友,但一说朋友会引起秋野很多猜测。

  “是男同事还是女同事?”秋野打破沙锅问到底。关婷婷没想到秋野会继续追问,如果在平时,秋野问话没这么详细的。她已经深深地感觉到,屋子里的空气越来越凝重。

  “男女都有……”关婷婷浅浅地一笑。

  秋野刚准备脱口而出今天看到的一幕,但话到嘴边又打住了,这样只能造成事态升级,他暗中监视老婆的行动非君子所为。就是说出来了,老婆也会搪塞,关键是他现在没有十足的证据,证明关婷婷和奥迪男有勾搭。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“我看你喝了不少酒啊?”关婷婷浑身散发着红酒的味道,此时的她脸颊绯红,愈发的迷人。

  “没多少,就喝了一大杯。哦,我累了,先冲个澡去!”关婷婷觉得老公心有猜疑,她想早点结束这很不自在的问话。

  秋野没有理会老婆,待关婷婷进了浴室之后,他也开始脱衣服,准备洗个鸳鸯浴,以此来试探老婆的态度。但他刚准备推浴室的门,老婆的手机来了短信。秋野从皮包里取出那款2000多元的三星触屏手机,短信是程总的:婷婷,今晚没能和你尽兴,明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!

  秋野愤怒地把手机摔到沙发上,心头的怒火又重新燃起!他真想马上推开浴室的门,厉声质问关婷婷,看她如何解释。他甚至想好了最坏的打算:离婚。但秋野实在不想走这步,他不想让远在农村年迈的父母操心,不想让村里人和同事看笑话。

  或许这只是那臭男人勾搭婷婷,婷婷不会跟他好的,秋野如此宽慰自己。在他心里,还是一直相信婷婷的,婷婷当初嫁给他,就是图他人好,什么家庭条件、门当户对都抛在了脑后。想到这里,秋野再次打开老婆的手机,在已发信息里并没有找到发给程总的短信。秋野的心里总算畅快了很多。

  秋野刚准备质问那两条蕾丝镂空底裤的来处,老婆已经锁住了浴室的门。他知道老婆不喜欢两个人一起洗,所以没有敲门。

  趁着老婆洗澡,秋野打开老婆的皮包,发现老婆的底裤在里面。他拿出来定睛一看,好家伙!上面湿了一大片。这就不对了,如果没有男人的刺激,老婆的底裤怎么会成这个样子?再说了,这条底裤也是蕾丝镂空的,和盒子里的那两条还是一个牌子的,这些是不是都跟那个臭男人有关?更让秋野奇怪的是,老婆的底裤怎么会放到皮包里?难道她身上没有穿底裤吗?她是不是和那臭男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底裤脏了,所以才......待老婆出来时,一看便知。

  带着猜疑和恼怒,秋野终于等到老婆走出浴室。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此时的婷婷如出水芙蓉分外娇美,浴后的婷婷穿着只覆盖大腿根部的丝质短睡裙,那呼之欲出的双峰和修长白皙的双腿顿时让秋野心潮澎湃。

  秋野一时把烦恼都抛到了脑后,他刚准备抱住老婆,突然想起那几条蕾丝镂空底裤,顿时来了火。

  秋野猛地掀开老婆的睡裙,发现她果然没有穿底裤。“老公,你干嘛啊?别着急,你也去冲个澡!”关婷婷准备拿吹风机吹头发。

 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如洪水般冲上心头,秋野猛地给了老婆一个耳光:“臭女人,你真的和别人好上了?”

  结婚三年了,秋野还是第一次打老婆。

  关婷婷心里一怔,捂着生疼的脸反驳:“姓秋的,这话什么意思?”“什么意思,你为什么没穿底裤?你皮包里那条底裤哪来的?”秋野厉声喝道。

  关婷婷的脸由疼转热,心里也乱成一团,她冷着脸说:“我刚买了几条,这有什么奇怪的?今天也不知道咋回事,分泌不少脏东西,所以我才把裤头换了。”

  秋野把皮包里的底裤拿起来,翻到里面,果然有女人的分泌物。不过,这大片水迹,老婆做何解释?“你说说,这是怎么回事?”秋野指着那道水迹责问。

  关婷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:“这是女人的正常反应,少见多怪!”说完,她拿起皮包就往卧室走。

  “关婷婷,你给我站住!”秋野内心的怒火仍在熊熊燃烧。

  “还有什么事?”婷婷头也不回。

  “你给我老实交待,你是不是有外-遇了?”

  “我真的没有……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关婷婷终于转过身来。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“就凭你这段时间对我不冷不热,你肯定和别的男人好上了!”

  “秋野,你胡说八道!”

  “我胡说八道?我问你,你手机上那个程总是谁?”秋野原本不想提此事的,但关婷婷今天已经把他逼到这一步了。

  关婷婷的心里一阵惶恐,但她表面依然平和:“秋野,你竟然偷看我的手机?”

  “怎么?你手机有见不得人的事吗?”秋野追问。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这样做是不尊重我!”

  “少给我转移话题,说!程总跟你什么关系?”

  关婷婷满不在乎地说:“没什么关系,他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程小伟。”

  “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,他是公司的总经理,你们的联系怎么这么多?”关婷婷浅浅一笑:“我在办公室,总经理经常给我们打电话安排工作。”

  “安排工作?你就编吧!你们不是有座机吗?”秋野冷笑一声。

  “那段时间,办公室座机坏了!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们办公室的人啊!”关婷婷此言属实,不过电话就坏了两天,程小伟也就给她打了两三次电话,剩下的都是请客吃饭。

  “婷婷,咱们打开窗户说亮话,你是不是和那臭男人已经上了床?”如果真的确定老婆已经和别的男人上了床,那不离婚是不可能的。关婷婷反过来给秋野一个耳光:“你放屁!”说完,她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。她捂着嘴哽咽着跑进了卧室。

  秋野还想问什么,但听到老婆的哭声,他的心里顿时软了。他坐在沙发上,如木头一样,一动不动。或许他真的冤枉老婆了,老婆只不过和上司吃吃饭,他们之间真的没有发生什么,是他多心了而已。那几条蕾丝镂空底裤,或许是老婆自己买得。今年她还没有买过底裤呢。 老婆的哭声还在继续,秋野站起来,快步走进卧室,先捡起仍在地上的放蕾丝底裤的盒子,然后轻轻地拍了拍老婆的背:

  “婷婷,是我不好,我多疑了……”

  关婷婷慢慢地坐起来,用纸巾拭去眼角的泪水:“老公,你也太不相信你老婆了。我根本不是那种人。”

  “好了,我以后相信你就是了。”

  婷婷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她偎依在秋野的怀里:“老公,你看,为了你,我专门买了几条性感的底裤。这个穿在身上,你的感觉一定会很强烈!”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“婷婷,你以前不是挺保守的吗?怎么突然喜欢这种底裤了?”

  “嗨,你不知道,这是一个女同事教我的。我又看了看有关夫妻如何保鲜的书,学会了很多。”

  “是吗?那今天晚上,我就看看你的本事!”秋野突然有了欲望,嘴巴直接贴到老婆散发着清香娇嫩的脸上。一番亲热之后,婷婷全身已经燃烧了起来,张开娇艳诱人的花蕊,就等着老公采蜜了,不过秋野的一句话顿时让她情绪低落起来。

  一番温存之后,进入最带劲的阶段,关婷婷深情地闭着眼睛,等待真枪实弹,秋野却突然停了下来,他抱紧婷婷,小声说:“宝贝,还是带上那个吧?”

  浑身血液沸腾的关婷婷一听这话,立刻泄了气:“怎么,你还是担心我怀孕?”

  “婷婷,我……”说实话,秋野也想真枪实弹,带着那东西,总不自在,而且特别不真实,不是真正的融入。不知道哪个家伙发明了那东西,真是闲着没事干。  话说回来,秋野现在还没有考虑要孩子。

  男女亲热,不能有顾虑,要全身心的投入,否则很难HIGH起来。秋野和老婆就是这样,秋野每次的顾虑都难让婷婷快乐起来。

  “你,你什么?你难道真的不想要孩子?要做丁克族?”关婷婷气恼地转过身去,原本扩张的毛细血管立刻恢复了平静。

  秋野喃喃地说:“婷婷,我也想要个孩子,可我们现在还有按揭。我想过两年咱条件好了,我不当驻站员在本地工作,咱再生个孩子,到时候我每天都能照顾你们。”

  其实,秋野非常喜欢孩子。和别的男人不同,他做事都有自己的计划。

  婷婷突地坐起来,哼了一声,不带看秋野一眼:“你还有脸说?还不是你没本事?当初我嫁给你,是相信你有能力步步高升,将来我一定会跟你过上好日子。没想到三年了,你还是个驻站员,工资还没我的高。你让我怎么在外面活人?”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关婷婷把这么多年的委屈一泻而出,说完话,她已经泪漪涟涟。

  秋野也觉得对不住婷婷,这三年来,他们省吃俭用。他出差舍不得吃好的,啃饼子吃方便面是常有的事,为的就是多报销个差旅费。他银行卡的密码,老婆知道。但老婆的银行卡,他却从来没有动过。

  生活即使再拮据,秋野也让老婆穿好一点的。老婆的衣服、皮包、手机虽然不是最牛的牌子,但总也是拿得出手的。就拿手机来说吧,老婆用的是2000多元的三星,可他用的是600多元的联想。他出差拿个几十块钱的皮包,老婆上班提的是500多元的意尔康皮包。

  每次出差回来,秋野都会给老婆买身衣服,有时候连内衣都买。所以老婆的底裤和文胸都有些什么样式,他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秋野拉住老婆的手,心里一阵酸楚:“婷婷,相信我,再过几年,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!”

  “再过几年?你还让我等多久?”婷婷甩开秋野的手,一脸的不耐烦。这个问题,秋野着实没法回答。在企业里工作,若想步步高升,不全是靠工作能力。如果你是千里马,没有伯乐,千里马终会死在马厩里。尤其在中国,没有社会关系,没得到上司的赏识,你很难立起来。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。人,有的时刻真的靠的是机遇。

  秋野低下头,瞥了一眼已经耷拉着头的男人的宝贝,闷闷地说:“婷婷,这个我也不敢保证……”

  关婷婷拿起毛巾被,一头倒在床上。

  秋野再无心思继续作战,抱着婷婷准备休息,但婷婷用力把他的手推开了。

  当晚,秋野一夜无眠。

  第二天,关婷婷去程小伟办公室签字时,程小伟色迷迷的眼睛让她心神不安。她刚准备离开,程小伟叫住了她:“婷婷,有件事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  “程总,什么事?”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程小伟离开办公桌,紧凑在关婷婷身边:“你也知道,王秘书离职十来天了。这总经理秘书的位置一直空着,我觉得你挺合适的…..”

  “是吗?谢谢程总赏识!”婷婷心里乐开了花,如果能当上总经理秘书,工资要比现在翻一倍呢。有了钱,她的生活条件会大大改善;有了钱,她就不会让同事们瞧不起;有了钱,她就可以过人上人的生活;有了钱,她想吃啥想穿啥都行。

  “不过,这个总经理秘书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当的。婷婷,我可有个条件……”程小伟闭住眼睛屏住呼吸,嗅着婷婷身上特有的女人的清香。程小伟不过四十出头,浓眉大眼,鼻子高挺,身长八尺,生的极为富态。小时候,他爹给他算过命,说他是当官的料。果不然,大学毕业的程小伟在仕途上一路高歌,25岁当上副科,27岁提正科,30岁便提了副处。

  男人凡是有了钱,总想在女人身上做点文章,找个临时小三或者长期包上一个,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,如此生活才逍遥自在。

  程小伟在看上婷婷之前,玩过的女人多得去了,但那些女人都不对口,只有婷婷让程小伟魂牵梦绕。有时候他和老婆亲热,甚至出现幻觉,觉得胯下的女人就是婷婷。从婷婷的身着打扮,程小伟就知道她生活条件一般,察言观色,他断定关婷婷对现在的生活不满。他明白,关婷婷想要的,他都能给。他不打没有准备的战役,这条鲜美的嫩鱼,他程小伟钓定了!

  “程总,什么条件啊?”关婷婷羞涩地避开程小伟,她担心让别人看见说三道四,程总办公室可是经常有人进来签字汇报工作的。

  程小伟拍了拍婷婷的肩膀,盯着她那凸起的双峰,意味深长地说:“婷婷,什么条件,你应该明白……” 导语

  秋野已经连续三天在老婆的公司蹲点了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监视老婆关婷婷下班后的动向。   说监视,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!但老婆最近一...

  此时,办公室有人敲门,程小伟忙走到办公桌前,一本正经地坐下。

  “程总,我先走了。”婷婷的心还在火热地“咚咚”直跳。

  “好吧,记住我的话,什么时候想清楚了,给我打电话,我随时恭候你。”程小伟拿起笔,若有其事地工作起来。

  婷婷低着头出了总经理办公室。秋野和婷婷争吵之后,心里极不痛快,想想这几年对工作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,任劳任怨,却没有得到领导的提携,心里愈发的憋屈。

  也是,那些有关系能力不如他的人,早早就提拔了,现在不是副科就是正科,而他还是一个小小的驻站员,这让他情何以堪?

  思想经历过无数次的斗争之后,秋野鼓足勇气,来到一直让他心畏的办公室主任赵伟业办公室。

  因为是驻站员,平时很少在公司,他和主任的沟通很少。不过,一般下属和上司,很难用“沟通”这个词。脾气好没架子的领导还可以聊聊家常,但官气十足的上司,你和他只有谈工作的份,别的他似乎都不感兴趣。

  三年来,秋野对领导都是惟命是从,但今天他必须提出自己的要求,他不能再当这个在老婆看来极不出息的驻站员了,否则他们的婚姻就完蛋了!赵伟业办公室的门一天都是敞开着,他没有关门的习惯。因为他隔壁就是总经理办公室,领导每次出门看他办公室门开着,总是点点头,这赵主任对工作负责,守时守点。

  不过,赵伟业也经常唱“空城计”,办公室门开着,里面却没人。这种情况,往往是他有事,要不喝多,要不办私事,一时来不了,让秘书先把门打开。总经理来了,看主任的门开着,心情毕竟不一样。每天下班,他都是等总经理走了,他才走。而且每天他要给总经理拎包,送他坐上车。总经理司机暗地里骂赵伟业抢了他的活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