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鞋子 » 正文

老公出轨,给我带来的巨大伤害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6:51:42  
导语

  我不太擅长写故事,只能描述事实给大家看看,因为我觉得,我总要有个出口,发泄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崩溃。毕竟,这个社会不仅有法律,还...

  先介绍一下女婊,淮安人,“设计师”一名。结婚生子10年,她自己说是21岁怀孕生的孩子。今年30 岁。她老公是我老公的驾驶员。这两年通过帮人设计装修,介绍买建材拿高额回扣,自诩条件不错,日子过的不错。

  我以前年薪30W+,现在被迫离职在家,去学了手艺,做一个关于皮具护理的微商。为什么说是被迫,故事中会揭晓。人啊,就是被逼到一定的程度了,然后险中求胜,适用于此小三的一贯心态,也适用于我现在创业的心态。

  接下来给大家讲故事。

  我2013年结婚, 跟一个普通的到不能再普通的苏北农村小伙子结婚。所有的亲朋都认为他配不上我的情况下,我依然选择了结婚,当时的状况,只比大家口中的裸婚稍微好一些。不图男方任何,只因为看中他忠厚老实,对我很好。当然,后来发生的事情,也深深的教育了我,忠厚老实并不可靠,这样的男人变起来,比那些看起来花心不可靠的,还要可怕。这便是后话了。

  我和X(X是我老公,现在叫老公这个词,让我很尴尬,所以我用字母代替)工作在国内一家大型的企业,他是一线的技术员,我是做市场的。相识在公司,结婚后仍然在同一公司工作,只是因为工作原因,我们分隔两地,为生活而各自奔波。我工作努力,几乎每年都升职加薪,老领导对我们夫妻颇为照顾,也一级一级的提拔X。也可以说是X在我创造的良好平台下一步一步被重用,公司给他机会独挡一面,配车配驾驶员。直到2015年,他的工资才将我追平。一切的努力和奋斗,都是为了能够不断的提高生活的水平。

  平静的日子过了三年不到。我相信,作为任何一个妻子,老公有任何的变化,都是会第一时间发现的,当然我也不例外。

  2015年的年后,我们又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工作了。在给X打电话的一个晚上,他手机开着扬声器放在桌上,一边剪脚趾甲一边同我通话,我这边却总是可以听见手机时常有在桌上震动的声音,我便问X,这么晚了,什么人一直在给他发信息。他回答我说,是他驾驶员的老婆,经常会问他一些关于她老公的情况,所以加了微信会给他发一些信息。 当时我是很不乐意的,毕竟,跟一个驾驶员的老婆能有什么好聊的。(而且,为什么我之前提到X忠厚老实,因为他在我的印象中,一句话都不会跟女多说的人,微信盛行那么久,他微信里的好友都不超过20个,女的更是几乎没有,当时也是为了我们联系方便我才让他用的微信,万万没有想到,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)当时X说,这个女的有病,经常有的没的发些消息来。后来我并没有很在意了。

  直到2015年的6月,我提议和X一起去云南旅游,X当时的工作地就在云南,旅游结束后正好他回工作地很方便。云南之旅刚开始,我 们从家出发,飞去西双版纳的那个晚上,在客栈,我一边玩着X的手机,一边同他说话。忽然他手机震了,来了一条微信,我便很自然的点开看。 这时候应该算是这个婊子第一次在我印象中登场了。 微信打开,我看到一条莫名其妙的信息,对方说她的电脑丢了。我心中有些疑虑,但也没多想,就回了一个“噢”。然后接着玩X手机里的游戏,很快,对方就回微信了,说“你就回我一个噢字?”,当时我纳闷极了,这种语气像极了情侣之间的一种质问,毕竟X是她老公的领导,怎么说也不应该用这种语气发信息。我想了一下,回“不然呢?”然而信息没有发出去,微信提示不是对方好友,要加对方为好友才可以发信息。 当时我一个激灵,这尼玛到底是什么情况!当即把X叫过来质问!X当时给我的回答是他也不知道,还说,都跟我说过她有病的。 然而我并不相信,我们吵了一架。我翻他的QQ里也有这个女人。他当着我的面,卸载了他的微信和QQ。旅行就这么不愉快的开始了。 别扭了两天,我心里的疙瘩越来越大。终于我忍不住了,在大理的一个午休的下午,趁他睡着了,我用他的手机登陆了移动客户端,查了他的话单。发现了令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事情。从3月开始,他们几乎每天都有信息和电话的来往,虽然时间都不长。但是这绝对不是正常的。争吵一触即发。但是当时理智告诉我,我应该先把事情弄清楚。我用X的手机,给对方打了电话。电话这头,我没有说话,对方一直在“喂”,十几秒以后挂断了。其实当时,我是想听一听对方接电话之后对我的老公的称呼。她很聪明,什么称呼也没有,什么也没有说,就挂了。随即我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。问对方是谁,对方听是我的声音,一开始不说她是谁。我向她亮明了身份,问她为什么总是打电话和发信息给我老公,以及为什么那天那个奇怪的微信。后来她说了她的身份,并且说让我别误会,她只是跟我老公联系问她老公的一些情况。她还狡辩说,她同我老公联系,她自己老公也知道,让我不信去问她老公。我对她说大家同为女人,你担心你老公会发生的事情,同样也是我所会担心的,这是我第一次发现,希望也是最后一次,如果你再同我老公有任何联系,别怪我!随即我挂了电话。

  当然我同X的争吵是避免不了的。在云南之旅结束的最后一晚,我认真的和他交谈了一次,我说,既然你当着我的面删了你所有的社交工具,既然你和我保证你们之间没有任何事情,那么,我相信你一次,如果还有下次,新账旧账一起算!然而女人的直觉是准的,即便我选择了相信他,但是事实就是事实,插一句后话了,在我们云南旅游之前,这对狗男女就上过床了。

  旅游结束后,我便回了自己的工作驻地,又是分隔两地,不能对他的状况有第一时间的把握了。再后来,过了一个月,我们又回到江苏的家里了。男人变了就是变了,即便他对我还是很好,但是,手机随时随身带着,洗澡都带进厕所不怕淋湿是什么情况?手机放桌上永远背面朝上,就连睡觉平时放在床头充电的,都不敢了。我半夜起来,如法炮制,想再次调手机话单,然而找不到手机了。最后打电话,发现在他行李箱的裤子口袋里。。。这种做贼心虚,掩耳盗铃的做法,让我实在是觉得很LOW。拿到他手机,准备查话单的时候他醒了,应该是吓醒了。赶紧把手机夺过去,说不睡了,玩手机。当然接下来,又是一场争吵。从我怀疑他出轨的事情为起因,一直吵到了婚姻后的很多事情。当然那时候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出轨,说跟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关系.....男人撒谎起来都不带眨眼的。

 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段是,我和X说,我们分开两地工作不是长久之计,我让他先离职回家创业,然后一年半载的有基础了,我也辞职回家,有一定的基础了,我们就可以生孩子了。我说我努力的在公司里给他创造平台提拔,就是为了能有一定的积蓄,哪怕我回家生孩子,哪怕暂时性的不工作,都可以有钱过日子。X很令我失望的回答,反驳我说,“你有没有问过我,你给我的这些我需不需要?” 时至今日,我想想也是自嘲,是啊,我能给的都给了他,在大城市有房有其他固定资产,为了能在房产证上写他的名字,在买房的那天去领证,他家里的积蓄都作为了首付,而我的钱呢,用来装修,买戒指,办婚庆,租婚车...毫无怨言的自己娶了自己。在公司,无数次帮他升职,从一个技术员到一个一把手。从三五千一个月,到年薪30多W,把我追平,却换来一句,我没有问过他,这一切是否是他想要的?凤凰男也不如此吧......呵~原来他想要的,不是日子越来越好,不是能脱离农村在大城市过上好日子,不是在公司做一个说了能算,配车配驾驶员的领导。当然,这一切也如他所愿,亲手毁了。呵~不是他不要,而是他不配。

  (接下来的故事婊子要正式登场了,写到这里我真的很想吐槽。我上面用了那么多个“她”字,其实我内心是要用“它”的。你们一定有疑问,为什么比起男猪,我更恨这个婊子,等你们看完了,你们也会和我一样吧。男猪和广大出轨男一样当然可恨,但是此旷世奇婊真的世间罕有。)

  此时我感觉,故事才刚刚开始.....

  2015年的7月。我生日的那一天。先收到X的一条短信,然后接到X的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,他十分气愤问我“怎么回事!”我蒙了,什么怎么回事。等我再把信息打开一看,是X转发来的一条信息。犹如一道惊雷炸在了我的脑中!信息的内容是“XXX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,勾引我老公...贱货....”一堆将我辱骂的极其难听的话语。我气愤至极,当即跟他要对方发信息来的手机号码, 要与那人对质。可是你们懂的~黑号永远打不通。对方好似怕X不相信,还发了一条伪造的截图彩信给X,上面显示了我的手机号码,内容为“你女人把我们的事告诉了我老公!现在怎么办!”“速回!”X看到这样的信息,更加相信了信息的内容,质问我到底是不是有外遇。我说我没有,可是他不信。 呵呵~~事情真的是这么巧,先是我抓X的外遇,然后X就来抓我有外遇吗?而且对方那么直接的告诉他我有外遇? (对,可以直接向大家揭晓,就是这个婊子做的一切......之前我也不知道,后来真相浮出了水面,一切都是它一步一步计划好的。) 我当即就跟X否认了,我说我没有做过,信息我没有发过,这种谎言很容易识破,信息上有时间,就是刚才我们挂电话之后,我现在就把我手机话单截图发给你看,你自己可以看看我又没有给别人发过信息,打过电话。我随后把话单调出来,直接截屏给X发过去。后来他才相信了。我说不知道是什么人恶作剧?莫名其妙。解决了这件事之后毕竟还是不开心的,同事们便以为我庆祝生日为由一起去K歌了。我就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同事为我庆生的图片和小视频。这是多正常的一件事啊!随后,X又收到信息,“你老婆在KTV里和男人唱歌,她去卖B的,给你戴绿帽子,你小心传染性病”等等一系列污秽不堪的辱骂。我惊的一身冷汗,原本以为恶作剧的事情,怎么对方连我在K歌的事情都知道,太可怕了!后来,才将其揪出来原来此婊已经潜入我微信里了,它当时是以“顾客”的身份,用一个微信号“Mo_120812”微信名“斐斐”的号加我,找我买红酒,因为我姐夫做进口红酒生意,它假借买红酒作为结婚用,加我为好友,潜伏在我好友圈,每天观察我的生活动态,并且有针对性的在我生日这天出手了。

  随即展开了骂战,然后拉黑。

  然而这才是刚刚开始。它潜伏了一个多月之久,对我可以说是十分了解,骂战转移到了微博,它关注了我公司的同事,我的好友,我的家人,一直用一个我公司领导情妇的身份,说我睡了它的男人,群发信息给我同事和领导,冒充我本人,用和我微信一样的头像和名字,到处散播我的谣言和诽谤,对我进行人生攻击。发信息给X的亲属,说我给X戴绿帽子。当时的我真的以为是我们公司的某个领导的丑事,让其情妇误会了我,或是对方找错了人。女婊通过我的微博,关注了我很多的好友,闺蜜,找到我许多朋友的QQ号和微信号,加他们,在我朋友那里辱骂我,说我睡了它的男人,我朋友反击它,可是谁帮我谁就倒霉的遭遇就开始了。我闺蜜刚新婚,它骂我闺蜜这辈子生不出孩子;另一闺蜜刚生了可爱的宝宝,它就骂我那个闺蜜马上就会孩子夭折;还有一闺蜜在网上做一些小生意,它就用各种微信号去加她骚扰,并且还威胁说举报我闺蜜。

  我气愤至极!都是成年人,有事情可以冲我来,祸不及家人,祸不及亲朋,它在挑战我的底线。一开始我还跟它对话,一直在解释和澄清,然而并没有什么用,现在想想就是可笑,对方就是冲我来的,怎么会搞错呢,一时间我被骚扰诽谤的事情,冲淡了其他的事情,包括我怀疑X的出轨。对方对我的侮辱言辞中,我发现非常可怕,它对我的事情太了解了!任何一个人被别人了解了许多的隐私,都会觉得害怕。我一直很好奇,为什么它会知道那么多,为什么它有我朋友的联系方式,为什么它威胁我的话都跟X有关,当然对方知道X在公司里的事情比知道我本人的要多。我开始和X电话,我们不停的设想和排查。一开始我以为是公司某个同事,是否因为晋升关系对我们夫妻有所记恨,又怀疑过是否是我以前开除的某个助理怀恨在心。然而都不是......

  我跟它在微博私信对话,要求对方停止,对方一次次的表明目的是要我离婚。美其名曰是我破坏了它的情感,它就要让我也没有婚姻。我说“你这样有意思吗?都跟你说了我没有抢过你什么男人,如果你说有,你可以说出他的名字,我们当面对质!而且你骚扰我,目的是让我也得不到幸福,难道我真如你所愿,离婚了,你就罢手?”对方给出的回答是,肯定是我睡它男人,而且它只骚扰至我这一次离婚,只要看我离婚它就罢手。 (事后我才知道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猪一样的老公为女婊提供了各种便捷。到东窗事发他,被我知道他们苟且之事,他都不觉得骚扰我的人是这个女婊。女婊开始骚扰我之后,多次问X要他的QQ微信密码,说是想上我的QQ空间看看,是因为它好奇他的老婆是什么什么样的人,只是想看看了解一下而已。X经不住它多次的索要,终于给了它密码,也正是因为如此,我所有的空间里来访纪录的好友名单,QQ号以及其他所有相关联的东西都被她窃取。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个骚扰我的人会盗号,原来它并不需要盗号,所有的一切它都轻易可以知晓。包括我家人的号码,它有了X的苹果手机ID密码,早就将这些复制去了,亦或是睡在一起的时候,就拿了X的手机,把这些号码都纪录下来了。)

  这还只是一条故事线,女婊厉害的还在后面。

  在我被骚扰的同时,女婊也以被骚扰的身份,一直出现在我的信息圈。一面以骚扰我的身份,对我进行疯狂的侮辱诽谤,一面跟X上床,一面还义正言辞的跑来找我说因为我以前怀疑过它和X有什么,所以骚扰我的人也在骚扰她,并且发来了很多相关的截图作为证据。当时我还傻傻的以为真的因为我的事情牵连到无辜的它,我心里还有些歉意。我还义正言辞的在微博上跟骚扰我的那个号说,骚扰我就够了,骚扰不相干的人就过分了!然而这个女婊,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,一直也用骚扰的号自己和自己对骂,还分别截图发给我看。一来表明自己清白,没有跟我老公有苟且之事。二来装白莲花,加我为好友,用另外一种方式偷窥我的生活。三来让我不怀疑到它身上就是它干的骚扰之事。四来应该也是为了让X更加觉得我是给他戴绿帽子,而它此时可以扮演柔情似水,给X无线温柔和安慰,从而加固他们的“情感”。真是心机够重。光用心机婊这个词形容它都是褒义词了。最奇葩的事,当然也是最最精彩的部分,我现在翻看那些微博对骂的截图都难以置信。此婊为了装作自己无辜,用骚扰辱骂我的微博号,PO它自己父亲和外公,还有它自己孩子的照片,辱骂它自己父母。现在想想真是“此婊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见一回!“做个小三,为了让我离婚,想做到人不知鬼不觉,又想让我崩溃成功上位,也是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,那么,它骂我和X的父母就完全不在话下了,可以说是轻车熟路。

  在去年的七八九三个月中,我遭受了除了现在当下,最大的精神打击。可谓是祸不单行。这三个月中,我不仅在被“莫名其妙”的骚扰,工作上因骚扰受到严重的影响。导致工作不能正常开展。被婊子时常用骚扰信息发来它知道我的身份证号码,我父母电话,我的家庭住址等信息(都是从X处窃取了解到的),恐吓我。我还要担心我父母受到骚扰和安全威胁。期间我报了3次警,都因不足立案条件而不被受理。尽管我带了大量的被诽谤骚扰的证据。警方给我的答复是“没有造成直接的人身伤害,没有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。此类诽谤,属于自诉案件,需要自己去法院起诉,不属于警察管辖范围。”我一次次带着绝望走出派出所,分局等地。是啊!自诉案件,我是能起诉,可是当时的我,连被告人是谁都不知道,我起诉谁?我不就是希望能够提供一些相关信息,请求警方帮助找出此人吗?当时我甚至想,是不是非要逼到我去跳楼自杀,写个遗书,才能引起大众的关注,警方的介入。

  同期去年八月,我检查出身体有些小问题,需要手术。在自己一个人一趟一趟跑医院体检拿报告的时候,X和婊子在你侬我侬。同期八月,X的母亲患病,X得知,回来过家里一次为他母亲看病,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孝子,尤其是对他的母亲,他十分的孝顺。他回来带他母亲看病的时候我在外地出差,这一次的检查并没有能得出什么结论,他便又飞回了云南。后来我飞回来,为自己检查身体的时候,得知老婆婆的状况又差了一些,执意让老婆婆又来我这里再次去医院看病,由X的姐姐带着我老婆婆过来我们住的城市,我一边为自己拿体检报告,一边为老婆婆找医院找医生拿药方配药跑断了腿,那时X和婊子在谈情说爱。婊子每天从X口中得知我的事情,生病的事情,他母亲生病的事情,一边每天在我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,发骚扰信息嘲笑和辱骂我,说我婆婆得绝症马上就要死,诅咒接下来死的是我母亲,说这些都是我偷它男人的代价。(是不是它很自觉的将我的老公视为它的男人,我作为一个合法妻子碍它事,所以它这样理直气壮的说我睡它男人要付出代价?当然,畜生的思维不是我们常人所能理解的)老婆婆的病很罕见,在我跑了三家大型医院,专家大夫,中西医结合都没能得出病因的结论。但是老婆婆的病的状况,却让我们为人子女的心中越来越明了,是家族遗传的那个病,即使现在没有医生给出确诊的答复。忙活了半个月,老婆婆回家养病了,我也该停下来关注自己身体了。 时间来到九月初,我继续向公司请了假,因为我自己的状况,我需要做一个小手术。这件事请我没有对别人说过,包括我那渐行渐远的老公。在手术前两天的晚上,X给我打了电话,问我在哪里,当时我办了入院手术,住在病房,等待检查完备安排手术。我没有骗他,在病床的被窝里,告诉他我在医院。他当即问我什么回事,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告诉他。(呵呵~我只想自嘲,我早在一个月前,带他母亲在本市看病的时候,就告诉过他,我也生病了,状况可大可小,而他当时只是在电话那头说“那你自己注意,医生怎么说你就怎么做,该吃药吃药。”一个多月期间,再也没有问过一句我的身体状况。 后来我们说起这个事情,他说他当时一心想着他母亲的病了,而且我没有再向他提过我身体状况,他就没有多想。而我现在才明白,他是和婊子每天你侬我侬,就差点忘记自己结过婚了吧!) 当然他做的也没有那么难看,这个电话之后的第二天,就从云南飞回来了。 他到家的同天,骚扰我的号就发来信息辱骂我得了宫颈糜烂,要做手术,骂我这辈子生不出孩子,说X回家陪我手术了。当时我非常纳闷,为什么我做手术的事情,会被一个莫名其妙骚扰我的人知道?为什么X前脚刚到家,骚扰的人就知道他不在公司回来陪我了?我问过X,他请假回家的事情,有谁知道,X说,就两个同事,其间并无可疑。现在想想,是啊,女婊能不知道么,X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婊子正在他旁边,他们一起在睡着呢,他次日就飞回家,婊子心里不爽,可不就要嘲笑辱骂我一番么。随后,婊子把我生病的事情在微博群发,@了我许许多多的同事和领导,还用微信加了很多的同事,发了我和我婆婆生病,都是我偷它男人的报应等等之类的词。来自公司的压力,来自朋友的不解,来自对家人的担心,来自对自己身体的分心,我一时之间真的沮丧不已。而我发现很多的侮辱骚扰信息内容都与X有关,也真的致使我们越来越远,吵架越来越多。伴随来自女婊的骚扰和嘲笑可想而知。

  也是此时,2015年9月。女婊怀孕了。对就是在我和老婆婆都生病的情况下,X居然还和飞去云南千里送逼找他的女婊又上了床,导致怀孕了。在女婊对X深陷情网,又怀孕了的情况下,对我这位合法妻子,更加看不顺眼,开始了更加疯狂的诽谤骚扰,想加速我和X离婚。又为了让它自己老公也不怀疑怀孕的事,在这之后计算好时间,与自己老公也上床了。所以女婊之后一直骗其老公,这个孩子是他们的二胎。得知女婊怀孕,X态度明确,让其去打胎,它内心是不愿意的,第一次骗X说是去打了,然后过了一个多月之后告诉X,并没有去打胎。X此时内心应该是焦急的,一面不能要这个孩子,一面又不能擅自离开工作岗位去陪它打胎,因为怕被我知道。在他们多次的沟通下,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了,后来知道X给了女婊一万块,让它自己去打胎。据X自己交代,此时他觉得事情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,一心只想让女婊打胎,然后不想再与其联系,但是又因为女婊怀孕,怕它做出疯狂的事情(例如就是不去打胎,让事态严重,或是女婊跑来找我揭发他们的事情,都是X惧怕的)所以X就一直哄着它,很多事情,很多条件就满足它。 其实女婊就是不想去打胎的,在他们一来一回拉锯的商讨打胎的事情同期,女婊觉得X对它也不好,还有意无意想回避它,所以,这种骚扰诽谤就开始变成原先只攻击我一人,转为变成攻击我和X两人。事情发展到让我感觉越来越扑朔迷离。 女婊继续疯狂的报复我,让我无法工作,所以公司将我先行停职。后女婊又在微博上公开的造谣我因工作的原因行贿,并且@了我工作驻地相关的领导和媒体。事态发展的非常严重了。公司迫于无奈,我个人也无法查明骚扰我的是谁。所以没有办法继续工作,于11月中下旬,签署了协议,辞退了我。 至此女婊成功的让我没有了工作。 事业没有了,家庭不和睦,亲朋也受到骚扰,我个人更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。一度让我崩溃......

 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,女婊的丰功伟绩这才了一半。当我承受这么多事情的时候,我真的想过放弃,不如就让它称心如愿吧,我认输,我只想回归平静的生活。我向X多次提出了离婚。我跟X说,我们离婚,如果骚扰我的人,是冲我来的,那么离婚以后我承担所有的诽谤和侮辱,你和你的家人朋友解脱, 如果离婚后发现是因为你的原因,那么,你让我和我的家人朋友解脱。X不愿意。(现今X都不愿意和我离婚,他说他从未想过我和我分开。我说,当你出轨的时候,你就注定要失去我了,更何况还因为你的出轨,给我带来了如此巨大的伤害,让我都后悔认识你,让我都后悔嫁给你。)

  2016年的一月初,我在没有了工作之后,我想骚扰我的人没有什么可以搞了吧,我都丢了工作了。大不了我自己创业,我不出去找工作,这样看它拿什么威胁我。所以我就开了一个微信号,自己开始做起了小生意。说起来,这个家原本的主要经济支柱是我,我并不能指望X什么,所以我即使在受到这样大的打击,重创之下,我仍然要站起来,重振旗鼓!骚扰我的人要找,但是日子我也要过!因为我还要有的家要养,房贷要还,父母要养!而我根本没有指望X了。

  自己做生意之后,骚扰我的女婊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了我做生意的微信号里,我非常的诧异为什么会这样。此时很好排查了, 我只让我一个做微商的闺蜜帮我转发过一个小广告。当即我联系到了我的这个闺蜜,闺蜜之前也被女婊骚扰过,在我之前的交代下,她也小心翼翼的排查她微信里的顾客。这一次我们联系上,有针对性的排查了。果然让我查到了,原来女婊骚扰的微信号加不进我朋友的那些微信的时候,它老早就将它自己本尊微信号潜伏在我做微商的朋友的好友圈里了。女婊本尊的微信号为“Lvy_ivy”,发现了这一个线索之后,我并没有让我的闺蜜拉黑删除它,为了不打草惊蛇,我让我的闺蜜,单独针对它可见,发了一条关于我的朋友圈,并且配上了我和闺蜜的合影。

  事情果不其然,一天后,女婊用骚扰我的微信号开始攻击我,并且头像改成了我闺蜜单独针对它本尊发的那条朋友圈的合影照片,这真的足以证死了这个女婊就是骚扰诽谤我的人。这件事我和X说了,X很讶异,说不会吧,我就跟他说你等着看。我和我闺蜜准备第二次如法炮制了。呵呵~这里不得不夸女婊聪明,这一次被它察觉到了,它当即做出了反应,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讽刺我,说我同样的事情做两次,还说,它就是好奇我,加了我那些朋友的微信,看到有关我的信息,就自己主动发给了“骚扰我”的人。意思是因为以前我怀疑它,骂过她结下的梁子。我也是醉了。这样的谎言还真的就它这样的脑袋想的出来。我跟X电话,直接点名就是她骚扰的,我心中已经有了百分之九十的肯定了。X还是不相信。我便说,就算不是它,它也一定是根搅屎棍! 即便是这样,我能确定是它诽谤我有什么用呢,我没有直接的证据啊!它自己是肯定不会承认的,毕竟是犯法了,我还是需要警方帮我调查给我确定的证据啊!在此期间我又开始N次的往派出所跑。仍然无用......

  女婊大概也是确定了这一点才一次一次肆无忌惮诽谤我,并且隐藏自己,哪怕有一些暴露也抵死不认,因为它知道,光是推测,我是控告不了它的,并且也确定警方不会帮我立案调查吧。(呵~我真是遇到了高智商,高手段的卑鄙小三)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